時間:2013年1ARMANI1月18日 星期一
  地點:票貼廣州海事法院
  2007年6月25日,廣東省佛山市境內的九江大橋發生斷裂坍塌事件,釀成4找房子輛汽車墜江、8人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今天9時,廣州海事法院四樓2號法庭,肇事船舶“南桂機035”號的所有人楊雄訴廣東省佛開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海上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在這裡公開開庭,這意味著中止審理4年多的九江大橋斷橋系列民事索賠案恢覆審理。
  庭審中,原被告雙方圍繞到底是“斷橋砸沉了船”還是找房子“船撞塌了橋”展開激烈辯論。
  事莊臣故引發4起民事糾紛
  2007年6月15日,九江大橋發生斷裂事故,致使該橋橋面坍塌約200米,釀成4輛汽車墜江、8人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船長石桂德駕駛的“南桂機035”號運砂船涉嫌觸碰九江大橋造成本次事故,同年8月2日,船長石桂德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檢察院批捕。
  事故發生後,廣州海事法院先後受理了由斷橋引發的4件民事糾紛案,後因刑事案件還在審理中,故廣州海事法院於2009年1月5日裁定中止上述民事案件的審理。現由於刑事案件已經生效,廣州海事法院恢復4宗民事案件的審理。
  記者瞭解到,這4起民事索賠案分別是:
  九江大橋業主廣東省佛開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訴“南桂機035”輪的船舶所有人楊雄、船舶經營人佛山市南海裕航船務有限公司,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賠償原告大橋修複期間的經濟損失2558多萬元;
  “南桂機035”輪的所有人楊雄則以“事故原因是九江大橋自身問題發生斷裂,砸沉了行經此處的‘南桂機035’號輪”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向佛開高速索取船舶損失728萬元;
  第三件糾紛則是佛山市民林桂和以“南桂機035”號輪實際出資人和投保人的身份,起訴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順德支公司,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南桂機035”輪保險賠償金450萬元;
  此外,作為九江大橋橋身及路橋照明系統的承保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東省公司於事故發生後,起訴楊雄、裕航船務及林桂和,請求法院判令3被告支付原告保險賠償款。
  廣州海事法院受理上述4起民事案件後,對案件進行了審理。此後,由於涉事船舶船長等人涉及的刑事案件先後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和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審理,因民事案件的審理要以刑事案件的審理結果作為依據,廣州海事法院於2009年1月5日裁定中止上述民事案件的審理。
  2011年12月,海珠區法院一審宣判石桂德犯交通肇事罪獲刑6年,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今年9月16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維持一審判決”的終審裁定。由於刑事案件已經生效,中止原因消除,廣州海事法院即對上述民事案件恢覆審理。
  是“橋砸船”還是“船撞橋”
  在今天的庭審中,原被告雙方都沒有出庭,由各自的訴訟代理人參加法庭的審理。
  庭審中,雙方圍繞到底是“斷橋砸沉了船”還是“船撞塌了橋”展開了激烈辯論。
  原告楊雄的訴訟代理人認為,斷橋事故是由於“橋砸船”,是九江大橋自身問題發生斷裂並致使行經此處的“南桂機035”號輪被砸沉,造成其船舶損失。佛開高速作為九江大橋的經營管理人,具有橋梁安全管理的義務,應對橋梁倒塌造成船舶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原告代理律師稱,大橋本身可能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南桂機035”船打撈出水後的船艏頂完整,船頭、船體無觸碰大橋橋墩的痕跡,且船長與值班水手在事故發生時均未感覺劇烈震動,從斷塌橋面落在船體的位置看,橋梁自行倒塌砸中船舶的可能性更大。
  原告代理律師認為,被告佛開高速一直不肯提供設計圖紙、橋墩的埋深等,而根據他們獲取的相關證據顯示,船頭和船體沒有觸碰痕跡,倒塌的24號橋墩有4個橋樁,其中有一個橋樁的埋深僅有22.9米,但當時河床深度僅有23米,這也就意味著存在0.3米的懸空。
  為證明其主張,原告向法院申請4名證人及1名專家輔助人出庭作證,分別是“南桂機035”輪的船員黃某、林某,事故發生後曾探摸過“南桂機035”輪水下狀況和九江大橋原24#墩地質情況的李某,出過“南桂機035”輪船舶探摸報告的江門俊業水下作業有限公司的胡某以及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呂某。
  而被告佛開高速的訴訟代理人則辯稱,事故原因是原告的船撞斷了橋。此案是一起船撞橋梁的單方責任事故,事故原因根據交通部、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總局發佈的事故通報,是“南桂機035”船在高明開往順德的途中突遇濃霧,船長疏忽瞭望,採取措施不當,偏離主航道,觸碰九江大橋非通航孔的橋墩,造成九江大橋部分橋面坍塌。調查報告認定,事故的直接原因是船撞橋梁。
  此案並未當庭宣判。
  另兩宗民事糾紛將開審
  據廣州海事法院透露,11月20日上午,廣州海事法院將開庭審理林桂和訴順德人保船舶保險合同糾紛案。
  林桂和認為,事故發生後,“南桂機035”輪的打撈費用遠超出船舶價值且船舶被切割兩部分,應推定全損,根據雙方保險合同,“南桂機035”輪發生全損,屬於被告保險責任範圍。2008年2月1日,林向被告請求支付保險賠償金450萬元被拒。2008年5月5日,林桂和以船舶實際出資人的身份,將順德人保告到廣州海事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南桂機035”輪保險賠償金450萬元。
  據悉,這宗案件爭議的焦點是被保險人有沒有保險利益,保險人是否可以免責。
  此外,在11月21日上午,廣州海事法院還將開庭審理廣東人保訴被告楊雄、裕航船務、林桂和船舶觸碰橋梁損害賠償糾紛案。廣東人保認為,楊雄作為“南桂機035”輪的所有人,裕航船務作為“南桂機035”輪的經營人,林桂和作為“南桂機035”輪的實際出資人,均應對該次事故中的財產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保險人依據保險法的相關規定在支付保險賠款後,有權向責任方代位追償,據此,廣東人保請求法院判令三被告支付原告保險代位追償款1500萬元。
  據介紹,由於法院需對原告主張的收入損失進行審計,佛開高速訴楊雄及裕航船務過橋費損失案將另外擇日開庭審理。(記者章寧旦 通訊員胡後波)  (原標題:廣東九江大橋坍塌事故系列民事糾紛案重新開審)
創作者介紹

傢俱批發

sf71sfio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